云大藝術學院
中文   丨  English
合作交流
合作交流
您的位置: 首頁 合作交流

約翰.羅比遜(John Robinson)教授舉行題為“1900年以來的西非作曲家”學術報告

發布者:于沁 發布日期:2016-11-12 來源:藝術與設計學院

    2016年11月3日晚,約翰•羅比遜教授在懷周樓會議室中,為我們進行了西非音樂家以及音樂發展的講座 。非洲眾所周知經濟環境都比較落后,針對對非洲音樂的研究,特別是西非,在20世紀之前的文化研究者當中很少有人注意到,并且媒體的關注點也較弱。約翰.羅比遜教授在過去26年的音樂生涯中,專業主要是18到21世紀的音樂家和作曲家們,重點是亞洲非洲拉丁美洲,他們彼此有自己的特點,致力于把西非和歐洲的文化融合在一起,就像中國的傳統文化音樂和印度的以及其他文化的音樂結合在一起。今天約翰.羅比遜教授講述的非洲作曲家主要集中在在尼日利亞和戛納。

首先約翰.羅比遜教授介紹了傳統非洲音樂的特點,一個音樂動機不斷重復,簡短但有很強的互動性,重復的過程中會不斷變奏是其最大的特點;;第二個特點是節奏的復雜性,二拍子和三拍子同時進行,甚至9連音和14連音交替進行。樂器中必不可少打擊樂器, 一般兩個樂句構成動機,歌曲形式多樣,主要采取二重唱的形式,也可以分組分章節個人獨唱,二聲部合唱或者分組合唱。
早期作曲家有一個特點,創作抒情性旋律,二拍子和三拍子交替進行,3級音和4級音,3度和6度音程平行進行,作曲與戛納的語言關系緊密。之后,約翰.羅比遜教為我們詳細介紹西非著名的民族音樂學家。
首先約翰.羅比遜教為我們對比介紹了生于20世紀10年代的兩位民族音樂家:Ephraim amu和fela sawande,他們共同點都是在歐殖民地的地區長大,歐洲統治非洲殖民地時期,禁止非洲文化的發展,他們要求非洲人民放棄自己的文化,盡可能地轉化為基督徒,放棄自己的生活方式,禁止聽本土音樂可以或者演奏,這對非洲文化的學習和發展十分不利。Ephraim amu父親是鼓手,所以學習了非洲本土音樂;fela sawande是異教徒,信奉萬物有靈;在學習環境方面,Ephraim amu接受教育和文化是非常困難的,他只能加入當地的本土學校,學習農業,在農場工作來換取老板教授管風琴的機會;而fela sawande他加入了最好的學校,師從優秀的老師學習管風琴,跟從飛利浦去唱歌,在教堂工作,才加入唱詩班。Ephraim amu在進入技術學校學習圣經和音樂,繼續學習管風琴和和聲對位,fela sawande他并沒有繼續在學校里學習而是到處演出演奏爵士和拉戈。Ephraim amu雖然是作曲家,但是更像是個學者,他的創作大都是和聲性較強的合唱作品,希望通過自己歌曲的創作想改變西非文化現狀,其作曲掙脫了和聲的邏輯,創作了復調織體結構。而fela sawande雖然是作曲家,同時是管風琴和音樂演奏家。作曲多樣化,他的創作涉及獨唱和管風琴曲,管弦樂,民歌。去了倫敦,師從很多注明的音樂家,黑人音樂組織成員之一,是第一個演奏《藍色狂想曲》的非洲人。他一直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批評,很多人認為他不是非洲音樂的代表人物。他說,如果你要在西方作曲,那么你也要遵循的規則;如果想得到歐洲學者的認可,你就得先認同于其美學理念,你一旦得到認可,他們也會來思考你的理念。大量使用五聲音階、七音音階、半音音階是其創作的特點,后創作了四層織體,底層聲部有持續音,將西非傳統音樂的特點運用到管弦樂創作中,是非洲第一部管弦作品。
出生于20世紀20年代的Joseph Hanson Kwabena Nketia是第二代非洲音樂創作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民族音樂家之一。期初去倫敦的時候并沒有學習音樂,而是學習了社會人類學和語言學,之后在倫敦三一(Trinity)音樂學院畢業,獲得音樂學位。他希望把西方音樂和非洲音樂聯系結合起來,同時他希望非洲的學生可以接觸認識西方旋律,可以自己創作非洲音樂。他的動機從非洲打擊樂中找到靈感,有各種打擊樂的節奏型,例如玲、鼓和馬林巴等。使節奏的動機得到擴展,有無調性的創作和有調性的創作;有和諧的和弦音程和不和諧的和弦音程,他的創作不屬于任何一個流派,他的目標就是想得表現非洲的節奏以及旋律和演奏即興的演奏,使樂曲飽含無限的動力?!?/span>Volta Fantasy》加入了國歌元素,和非洲民間素材,巧妙的運用鈴鐺來詮釋高音,舞蹈對應鋼琴有三個主題部分。
生于20世紀30年代的Akin Euba ,被稱之為非洲的“巴赫”,是約翰.羅比遜教最欣賞的作曲家,也是非洲是有影響力的作曲家之一,是鋼琴家、民族音樂學家,文化的傳播者,主修鋼琴和管樂和作曲理論,倫敦三一(Trinity)音樂學院畢業博士畢業。是鋼琴理論的推廣者,寫有大量文章來闡述如何在 鋼琴作曲中結合非洲音樂,Akin Euba從非洲的廣闊的資源中吸取創作源泉,尋找到創作的主題,并用鋼琴推廣打擊樂在非洲音樂中鋼琴的演奏和表現。1970年的鋼琴曲《traditional life》,運用下音序列與和聲對位,使用了大量的大三度、小三度、純四度、贈四度、減五度音程。鼓的運用加以點綴,且節奏重復。由于無調性音樂并不受歡迎,所以他進行了反思,將樂曲行了改編重新創作了更多的非洲素材的音樂?!禬aker Duru》這首鋼琴曲的原創性非常強,特點之一就是加入了鼓的運用,鼓的節奏反復出現的同時帶有一些改變,為樂曲情感表達起到了很好的推動作用
Joshua Uzoigwe ,生于20世紀40年代,主修民族音樂學,音樂系的高級講師,受歐洲文化和部落音樂影響較大,創作中大量使用旋律和和聲,打擊音樂和復雜的節奏。他的作品中受非洲社會音樂表演的民族研究分的影響很大,作品運用了很多非洲傳統音樂元素,創造性的結合了歐洲的部分優秀的音樂理論。
Ayo Oluranti,是一位非常年輕,并且有野心,有計劃的音樂家,原本是工程師,后去學習音樂。他致力于通過對音樂的分析和研究,找到自己的方法。并且擺脫傳統非洲音樂分析研究方法的束縛。他的創作融合了長笛,說唱鼓,打擊樂,木琴,說唱與鋼琴。將說唱分為三個層次,用四種方式將說轉換為唱。
約翰.羅比遜教的講解結束后,我院師生就“譚盾的創作”“ 西非音樂是否節奏的重要性大于旋律?”“怎么把握無調性音樂的民族性表達?” 等問題與約翰.羅比遜教進行了學術交流。

 此次藝術沙龍,以獨特的視角讓我們對西非的音樂以及發展有了一定的了解,填補了這一知識空缺。不僅僅開闊了視野,也進一步了解世界樣子,以及豐富對不同國家、不同地區的不同作曲家和不同作品的學習,對我們今后的音樂學術研究有很大的幫助。

 



    天堂在线亚洲精品专区_777米奇色狠狠俺去啦_亚洲av无线有码